香港經濟日報   教育動靜 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

教改欠突破  人才素質待天降

蔡國光

 

  特首自九七年以來,四份施政報告皆以教育為主打項目,用心良苦。不過,樹人大業,數年之間,難言成效。

 

  特首鼓吹社會要化戾氣為祥和,筆者關心戾氣從何而來,因何而起?從教統會成立至今,近二十年來的教育改革,大多數教師感到的是壓力愈來愈大,有哪一項政策可以奢言成效?孤立看每一項政策的推行原因,皆可以言之成理,但最後却是集體勞而少功,問題關鍵在哪堙H

     教育改革 集體多勞而少功

  教學語言政策、目標為本課程、學校改善工程、資優教育、融合教育、教師專業支援,以至連小學推行全日制,都出現大小不一的政策失誤,決策當局固然要逐一汲取經驗,特首及其智囊更應從一籃子宏觀審視,正視關鍵所在。

 

  媒體是次最關注的是高等教育十年內,要增至提供同齡人口的百分之六十學位,政府表面的論據是根據人力資源調查報告,實質是面對滬、星、台、日,以至環球的挑戰,事實上,相類的人力資源調查結果,多年前己有公布,政府突然的關注,其實是後知後覺。

 

  高等教育學位要增加,相關教育資源却難以增援,政府除了提出增加資助貸款以外,可以推行變相學劵制的奬助學金制,還可以公費留學、部分修讀網上課程,以至減少一般學費資助比例等,都是可考慮的方案。

 

  施政報告為了回應教育界改革幼兒教育的訴求,在師資及學費資助方面皆有着墨,但相對小學與中學的師資,倒裝金字塔式的模式,幼兒及初小教育客觀上必然失效,最基礎關鍵薄弱,中學及大學自然無以為繼。

 

     幼兒教育 揠苗助長

  教育署的指引明言五歲前不宜寫字,只宜塗鴉,但K1、K2幼兒已在大面積地寫字,串字、默書,教育當局可以視而不見嗎?至於為遷就小一五歲零八個月入學,將K1入學從三歲推前至兩歲零八個月,部分幼稚園再超前偷步至兩歲半,兩歲零三個月,揠苗助長,死路一條。

     課程大綱 空有理想缺實際

  課程是另一關鍵課題,課程發展處最新一輪的課程改革建議,公布在即,將學科改為八大教育範疇,强調課程統整是大趨勢。而較小型的課程綜合早於小學常識科,初中社會科、綜合科學科、及預科階段的通識科推行多年,教署有否進行檢討,成效如何?新的課程發展方案應汲取之前的經驗。

 

  一般而言﹐課程文件、課程大綱,偉大而理想,但却與課堂內的學與教距離遙遠,關鍵不在文字課程,而在如何弔導、培訓、發展教師成為課程的主人,學生學習的促進者。

 

  本地教育政策已陷入「一放就亂,一收就死」的兩難困局,我們如何可以突破?

 

  筆者嘗試提出幾點建議,以資討論:

  教育決策層須具備較强的教育專業素質,決策者亦須相對地穏,較長期地堅守崗位,以持續地發揮政策的成效;

 

  課程發展不在於文字層次,要以讓教師摒棄成為教材執行者的角色為關鍵,必須先提高教師的專業素質學識同感,讓教師自覺成為教育改革的原動力所在;

 

  加强教育研究,培養教研人才,以具素質的教研與教學實踐互動,才能有效推動教育改革;

 

  以建立完善的管理體制與專業架構為前提,再進行先後不一的校本發展,包括校本管理與校本課程;

 

  繼續推行教育資源的靈活調度,加大教育政策執行的彈性,鼓勵教育創意及資源直接投放於學與教層面。